太阳集团娱乐网8722

银行频道,中国民间金融市场规模超5万亿

十一月 28th, 2019  |  太阳集团财经资讯

第1页:一场有计划的“逃亡”第2页:以企业为工具大肆圈钱第3页:公安机关以涉嫌骗贷罪正式立案第4页:银行风控亟待监管

近期多地老板跑路频发,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大幅增加,凸显部分地区民间融资风险进入集中暴露期。《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调研了解到,民间融资风险既受经济大环境影响,也系民间投机性借贷泛滥、中介机构违规操作、地下运行监管缺失等诸多因素所致。受访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民间金融风险存在进一步放大和爆发趋势,容易传导金融风险,冲击实体经济影响社会稳定,需引起高度重视。

鲸吞下将近十个亿债务的任标跑路了,宛如一场狂风过后火烧连营——民间借贷债权人、众多材料供货商、担保互保的企业、资本市场合伙人以及数家银行纷纷身陷其一手制造的债务黑洞无法自拔,在留下了一堆待解问号的同时,任标的消失也再一次拷问着饱受“跑路事件”折磨的苏南经济:银行信贷风控缘何形同虚设,民间资本市场的疯狂如何规治等

资金断裂老板跑路非法集资案件高发

文 《法人》记者 王磊磊

自去年下半年来,受经济下行、流动性趋紧等综合因素影响,各地非法集资吸储、民间借贷纠纷等案件大幅增加。业内人士指出,一批高杠杆、高成本扩张企业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逾期违约案件高发,老板跑路频繁上演,标志着以民间借贷为主的我国民间金融风险进入集中暴露期。

初春的苏南小城江阴,宁静如昔。让时间倒回至2014年一月的某一天,任标从这里悄悄起程,是满怀的辛酸无奈,抑或笑着从容离去?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位掌控着当地三家企业的老板在背井离乡的那一刻,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福建龙岩天成集团董事长黄水木“卷款十亿出逃”事件仍在持续发酵。据多位债权人介绍,近年来,黄水木长期以2到5分的利息,向商会会员、同乡、朋友等借款。去年以来,因资金链出现紧张,黄水木开始转移资产,并于今年5月出逃境外。目前,登记债权人达200余人,金额近10亿元。

可以知道的是,在他跑路后至今的三个月时间里,无数人为此辗转反侧、寝食难安。“具体数字目前无法计算,但任标一手炮制的资金陷阱,有粗略估计不少于10个亿的资金深陷其中。”江阴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向《法人》记者一一细数,“这其中包括民间借贷、银行贷款、拖欠的材料款等等。”

龙岩市新罗长汀商会副会长李时栓说:“黄水木前些年做房地产赚了不少钱,但他‘摊子越铺越大’,除去龙岩的多个重点项目外,在老家长汀和省外也有房地产项目,为了搞这些项目,他四处借钱。”

这早已经不是稳坐全国百强县头把交椅的江阴第一次遭受“跑路”事件的折磨。2012年底,曾经的化纤大王徐雪伟欠下6个多亿的债务跑路,与他同行的还有新荣化纤老板曹海荣;2013年6月,江苏融泰掌门人许才良留下8亿元银行坏账出走美国;等等。在这些企业主离去身影的背后,巨大的民间资本债务和银行坏账黑洞也在一次又一次地拷问着风险日益突出发苏南经济。

福建省高级法院介绍,今年上半年,全省法院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3.7万多起,案件数量同比大幅度增加。今年前5个月,四川省共查处涉嫌非法集资案件33起,同比增长近1倍。多地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当前非法集资风险总体可控,但处于多发状态,尤其是民间借贷风险不断累积,房地产、代客理财、投资咨询等领域进入风险集中释放期,涉及案件明显增多。

一场有计划的“逃亡”

频频出现的老板跑路现象,更容易引发市场担忧。今年来,除福建龙岩房产商黄水木外,广西柳州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出逃,身负民间借贷30多亿元;浙江杭州中都百货董事长杨定国潜逃,企业欠债金额超过20亿元;江苏江阴丰源小贷公司负责人任标跑路,涉及债务资金约10亿元。柳州市公安局一位办案人员表示,“拖欠银行贷款、身负巨额借贷、改变法人代表、离境出逃跑路”成为当前一些出险企业负责人躲避债务的普遍做法。

“事先并无征兆,直到有媒体报道出这一消息才知道原来任标已经‘跑路’了。”任标的一位小债权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这也是他告诉记者的唯一信息,“有关部门把消息盖得很严。”究竟任标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地消失又逃往何处,其出逃原因是欠下大笔债务无法偿还还是早有预谋的跑路,迄今仍无法得知。

业内人士介绍,近期非法集资现象高发,背后意味着不少企业和项目资金链紧张,被迫借助高成本的违规融资手段来维持运转;企业老板频频跑路,代表着一部分企业资金链已断裂。不断聚集的借贷风险,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民间借贷危机。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任标的跑路绝非偶然,据无锡当地司法机关的有关人士透露,这是一起从一开始便设计好的“逃亡”,在跑路之初任标便将自己名下包括房产、股票、股权和其他资产已经全部转移,而后任标连同妻子郑群群和小孩消失在了这座资本之城,除了欠下的巨额债务,他们在这座城市的存在仿佛被抹去了一般,至今去向成谜。

民间投机借贷泛滥中介机构推波助澜

为了还原任标曾经的存在,理清这位商人的沉浮轨迹,《法人》记者进行了为期多天的走访。然而,无论是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和各大银行,还是与任标有生意往来的伙伴,他们纷纷选择了闭口不谈,甚至街角巷尾的平民也只是在任标跑路之后才听说江阴存在过这样的一位老板。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当前民间融资领域案件高发,隐患重重,主要原因有:信贷收紧致使扩张企业被迫靠民间借贷“短贷长用”维持运营;大批投机性借贷资金涌入房地产和采矿业,行业遭遇调控不景气,难免违约和坏账结局;部分中介机构以投资理财等名义非法集资,推波助澜。

已经出逃的任标或许没有想到,自己最后是以这样的方式一举成名。在江阴走访期间,《法人》记者询问了包括多个当地老板、政府官员、金融界业内人士等众多对象,得到最多的一句回答便是:“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只是在他跑路消息传开的时候才知道,他欠下这么多钱跑路了。”

近期被国际刑警通缉的原广西柳州首富、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被曝跑路后留下近百亿债务,其中民间融资就达30多亿元。

即便如此,记者还是通过采访中得到的只言片语拼凑出了一个并不完整的“圈钱——跑路”线路图。

办案人员介绍,发迹于装备机械的正菱集团,在2008年前后大举涉足资本经营和地产投资。集团一方面成立正菱担保等机构获得融资担保或直接吸存,另一方面大举进军地产项目,以期偿还高额融资利息。受市场低迷影响,房地产项目积压资金链断裂,廖荣纳在4月份潜逃境外。

据公开信息显示,任标掌控着江阴当地三家企业:江阴丰达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丰达机械),2006年建成投产,注册资本2000万美元,投资总额2998万美元,公司主要从事冶金设备制造和高精密机械设备、高科技自动数字元件控制系统、高效焊装生产设备等研究、开发和制造;丰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2亿,经营范围为面向“三农”发放贷款,提供融资性担保、开展金融机构业务代理以及经过监管部门批准的其他业务,其中丰达机械占股51%。丰达机械与丰源小贷的法定代表人均为任标,此外,任标还控制着名为上海达罗进出口有限公司的一家贸易公司。

广西正菱集团从“风光无限”到债务缠身的经历,正是民间借贷从大肆扩张到风险暴露的缩影。业内人士介绍,当前民间融资领域案件高发,隐患重重,主要原因在于:

据无锡当地小贷行业协会的人士表示,任标新成立的丰源小贷在江阴当地并无太大名气,其最早起家是靠经营一家贸易公司,近两年才开始涉足小贷行业。江阴政府有关人士则向记者透露,任标系江阴徐霞客镇人,早些年在国外经营矿产和进出口生意,听说在墨西哥还买下了一座矿场,之后才开始在江阴崭露头角,投资了其他产业,其中便包括丰达机械和丰源小贷。

一是信贷收紧项目“搁浅”。一些银行界人士认为,温州是民营经济“风向标”,眼下从东部向中西部蔓延的民间融资风险,与两年前的温州资金链、互保链风险延续有较强联系。业内专家分析认为,自2011年信贷高增长退潮后,一批过度扩张企业被迫靠民间借贷“短贷长用”维持运营,一旦融资难以为继就难免“搁浅”。

“在亿万富豪扎堆的江阴,任标谈不上有多大的知名度,他发家主要是靠后来在江阴璜土镇的投资,说是投资,但更多的可能还是靠圈钱。”江阴当地一位知名企业主如此表示。

二是投机借贷大行其道。当前股市楼市不景气,大量民间资本涌入“只管收益,不看风险”的投机性借贷。分析人士认为,年利息普遍超过20%的民间借贷资金,只有房地产、采矿业收益率才可能与之相匹配。大批投机性借贷资金涌入房地产和采矿两大行业,受国家调控影响后,就难以避免违约和坏账的结局。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